「专家老师」

「大家都在搜」


张辉:清式家具——明式家具中开出的一朵绚丽繁花(二)


新文化

2019-12-11/158

清式家具:明式匠作顶峰的瓜熟蒂落

明式家具之上,递增渐变,清式便君临了。明式之树,抽枝长叶,枝叶多了,人们叫它清式。

“观赏面不断加大法则”不但壮大着家具的雕饰,而且改变着其式样和结构,不但是小打小闹的改良,也有推到再来的革命。当明式家具原有式样阻碍观赏面效应发展时,原有造型和结构便被改变,式样革命发生,明式家具一步步演变为新形象,清式家具来临了。

在家具发展谱系表象上看,“观赏面不断加大法则”的效力像一个程序,安排着家具面貌之变,长期一以贯之。而在制作的深层上思考,那是木作匠作系统的推动,演进如大河之舞,一浪推进一浪。明式家具一步一步地走,走成了清式家具。

明式家具变为清式家具是一个看得见的作品链。在其背后是看不见的几百年世代相连的工匠血脉流动链和专业技艺传承链。那是多少代人的口耳相传,多少父父子子、师师徒徒,年复一年的推敲和切磋的结果。

有人说“假若家具可以用目前流行的“DNA”测试来验明正身的话,那么明代与清代家具最大的差异,在于基因之迥异。”这是一种直观感受式的断言。可以质问此论,明式家具后来哪里去了,清式家具哪里而来,天下掉下来个林妹妹?考古类型学的实物排列表明,清式家具家具就是明式家具的沿袭和演化。

“满族人的、皇帝的审美观导致了清式家具。”这种论断缺乏依据和基本的论证。如果强行以地域观察,清式家具的设计、制作重心是广东地区。

古典家具的任何时期的前行都根植于在木匠匠作之中,明式家具如此,清式家具亦然。清式家具发生、发展,是明式家具的延伸结果,是整个匠作的设计、生产、制作在“观赏面不断加大法则”导引下,纷华繁复之作不断出现的过程。

清朝宫廷家具再如何精致豪奢,也只应视为是明式家具匠作发展到顶峰状态下瓜熟蒂落的成果。康雍乾三朝皇帝仅是其中的消费者,只是他们的身份特殊。这就像清代皇家无可选择地住在宋明以来建筑匠作下建造的宫殿一样。尽管有的建筑会称为“乾隆花园”。匠作构建了金字宝塔,皇家享受着宝塔尖上的品质和荣耀。

匠作是一个结构性的社会体系,是无数工匠的心力,它不断发展,推进传统家具一千年来框架式家具木作的步伐。由宋代到明代,再至清代、民国。国祚更迭,风云变幻,沧海桑田,但一切并未干扰传统家具依然按照既有的制造轨道前进。强健的匠作穿越时间,法则贯穿千年。

如果说明式家具达到空前成就是宋元明一代代匠师的实践、思索、分析、改革的结果,是点滴演进的结晶。那么,清式家具继续是这种实践、思索、分析、改革的果实。正如马克思所说的:“人们自己创造自己的历史,但是他们并不是随心所欲地创造,并不是在他们自己选定的条件下创造,而是在直接碰到的、既定的、从过去继承下来的条件下创造。”(《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一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第585页。)

明式家具演变为清式家具的四种形态

笔者如此概括清式家具:清式家具是与明式家具一脉相承的硬木家具形态,衔接于明式家具高峰之后,出现于清康熙末年(清康熙五十年前后)。清康熙末年至乾隆、嘉庆年是清式家具的前期,道光以后至清末民国是清式家具的后期。

前期清式家具的形态富有创新,结构、造型、纹饰皆有发展,新器型、新纹饰都取得空前成就,表现了高贵华美的品格。道光以后至清末民国是清式家具的后期,家具制作市场化、流行化倾向严重,品质有所下滑。

明式家具演变为清式家具有四种形式的表现,分述如下:

1.直通车式:完全沿用传统家具结构,只是在小符号系统有所变异,主要器物有案、桌(如紫檀条桌,图5)、几、凳、墩、柜、罗汉床、架子床、插屏、官皮箱等。

 

图5  清中期 紫檀条桌

2.传统家具结构局部变化式:主要器物表现为架格变为多宝阁(如黄花梨多宝阁,图6)、亮格变为多宝阁式亮格、腿足侧脚逐渐变为垂直腿足。

 

图6 清早中期 黄花梨多宝阁

3.边缘器物变为主流器物:由宝座形态演变的扶手椅(如黄花梨扶手椅,图7)成为椅类主流,而传统的四出头官帽椅、圈椅、南官帽椅逐渐边缘化,制作空间狭小。

 

图7 清早中期 黄花梨扶手椅

4.引进海外品类和纹饰式:有独梃转桌(如紫檀独梃转桌,图8)、西番莲纹等。

 

图8 清中期  紫檀独梃转桌

清式家具整体特征依然延续了明式家具观赏面不断加大法则的规定,结构日趋繁复,纹饰更加广采博收,更多表现为铺张绚丽、错彩镂金之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