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老师」

「大家都在搜」


见证民族融合与文化交流的瑰宝——新疆历史古钱币


李海涛

2021-11-20/225



中国的古钱币萌芽于夏代,起源于殷商,发展于东周,统一于赢秦,历经四千多年的漫长历史,门类丰富,系统完整。从殷商晚期的“无文铜贝”、西周晚期无一定形状的散铜块、铜键等,到唐代的开元通宝、明朝的白银、近代的银元等,中国古钱币的发掘,屡次把人们带回到那一个个生动的历史片段中,见证着古文明的生机和古人的智慧。尤其是新疆的古钱币,因地域上的优势,更有着种类多、中西方文化交融等与众不同的特性。每每拿起一枚新疆的古钱币,我们仿佛就能从它厚重的质感和古老的纹饰中,窥得那源远流长的文化和众多鲜为人知的历史故事。



新疆自古以来就被称为西域,意思是中国的西部疆域,是历史上古丝绸之路的重要通道。由于地处中国西北边陲、亚欧大陆腹地,新疆的古钱币就以其新颖的图案、奇特的风格、繁多的版式、特殊的材质、粗犷的形制、豪放的文风、独特的制造法以及多文字并存的铭文形式引人注目,历来就有着很强的地域性。新疆古钱币不仅种类繁多,而且与西方文化结合紧密,在全国的古钱币收藏中独树一帜。



同时,新疆的古钱币更是历史发展的见证,记录着新疆在不同历史时期政治、经济、文化、艺术、绘画、书法等方面的发展状况。汉佉二体钱(汉代)、汉龟两体钱(南北朝)、汉摩两体钱(唐代)、汉栗两体钱(唐代)、汉、维吾尔、满三体钱(清代),新疆钱币上丰富多元的文字,鲜活地再现了新疆自古就是一个多民族聚集区的事实。在多重魅力之下,中华文化的特性,却一以贯之于整个新疆古钱币的历史。尤其是考古发现的清代钱币,几乎在新疆随处可见,品种全、数量多,更是见证了新疆从清代到近代以来经济、社会的繁荣景象。多民族、多元文化所创造的钱币实例表明,自古以来各民族之间的碰撞、交流、借鉴和融合就已经是新疆的历史特点。



一、汉代建立西域都护府,新疆铸造出极有地域特色的古钱币。公元前60年,西汉中央政权在西域的乌垒城(今轮台县境内)就设立了“西域都护府”,汉朝正式开始在西域行使最高统治权和管辖权,对西域进行有效的控制和管理,西域从此成为中国领土的一个组成部分。


(汉法二体钱独特的文风新颖的图案)

而由当时的于阗国(今新疆和田地区)铸造的汉佉二体钱(和田马钱),自然而然就成为了中国主权的象征,和田马钱在中原钱币中几乎找不到相对应的蓝本使之当之无愧地成为丝绸之路东西方文明交流的历史信物。毋庸置疑,新疆最早的货币就是和田马钱,虽然学术界有几种不同的说法,确切的年代定位可能不同。但一般来说,出现在两汉时期,上面印着的'铢'字的就是中华文化的具体体现。这种钱币多出土于新疆和田一带,所用材料是铜质,圆形无孔。一面是篆书汉文,另一面的中间是一匹马或者一峰骆驼的图案,因周围有一圈佉卢文,故又称汉佉二体钱。据考证,和田马钱是使用“打压法”铸造而成,“打压法”铸造钱币源自古希腊,可见当时的大宝于阗国与西方贸易的繁荣,钱币文化无疑受到了西方的影响。

二、魏晋南北朝完成民族大统一,新疆历史古钱币沿用依然具有东方钱币特点。从魏晋南北朝至隋王朝完成统一(220年-589年),中华民族大融合。各民族迁徙往来频繁,许多古代民族进入新疆。新疆相继出现了龟兹五铢钱币和高昌国铸造的高昌吉利钱币。


(高昌吉利)

高昌故城位于现在新疆的吐鲁番市,在古代,它曾是丝绸之路上的一个重镇,自汉武帝派张塞出使西域后(公元前139年至公元前119年),它就成为了中国内外交通及商贾往来的必经之地。新疆考古界人士曾对吐鲁番地区古迹、古墓进行过10多次的发掘,出土的龟兹五铢钱呈圆形方孔形状,可见其对汉文化传统的秉承。


(库车出土的龟兹五铢)

1986年,在新疆库车的一个高台下的陶水管里还出土了一万多枚龟兹五铢钱,可以看做当时的中原汉传统文化与西域本土文化的深度交流与融合的一个佐证。在新疆境内的广大地区中,考古发现的汉、唐、宋,直到清朝的内地钱币也就是所谓的圆形方孔钱却从来不少见。秦始皇统一六国后统一货币文字,统一使用圆形方孔的“秦半两”。在新疆2000年的历史上,圆形方孔钱一直在流通,它是典型的东方货币。唐武德四年(621年),唐代中央政权取缔高昌国以后,在西州实行了郡县制,中原人使用的钱币开元通宝便流入到了新疆,它也是一种圆形方孔钱。即使遭受吐蕃的入侵和“安史之乱”,当时唐代在新疆的政权已经十分动荡,但留在新疆的唐守军,却始终坚守着阵地。吐蓄控制了河西走廊口,让当地的唐守军和内地失去了联系,唐守军就利用南疆的铜矿,铸造出了自己的货币——建中通宝和大历元宝。


(建中通宝和大历元宝)

唐代以前,新疆的古钱币上就印有汉字。新疆的少数民族政权也铸造过圆形方孔钱。这些都是典型的东方货币,是中国劳动人民的创造的,同时也是中华文化的体现。新疆钱币史由多民族文化创造,在新疆古钱币上,先后使用过汉文、龟兹文、于阐文、回鹘文、察合台文、满文等10多种文字,不少钱币上甚至还同时出现了两种以上的文字。这些文字宛如历史的天窗,向人们诉说着各民族共同创造新疆历史的故事。

三、公元10世纪喀喇汗王朝建立,新疆开始使用桃花石可汗钱。公元10世纪的喀喇汗王朝,新疆才开始使用喀喇汗王朝铸造的桃花石货币,之前使用的各类货币逐一退出了历史舞台。


(桃花石钱币属于打压式货币)

桃花石钱属于打压式货币的一种。不同于中国古代以浇铸方式铸造的圆形方孔钱,这类钱币更重视图案和铭文设计,并印刻有“桃花石”的文字,是外形特点鲜明的新疆古文物。直到12世纪初,喀喇汗王朝变成西辽的附属国,仍然有权自己铸造这种货币。桃花石可汗钱币是丝路货币的重要组成部分,体现了新疆丝路货币的区域性、民族性和多样性的特点。据考古发现,这类钱币出土数量很大,出土范围包括新疆塔里木盆地南缘的不少地方。可见早在遥远的西域大地上,中原民族和新疆的各个民族文化就已经相融相生,成为不可分割的统一体。及至13世纪初,蒙古帝国崛起,成吉思汗西征,西辽灭亡,新疆成为了元朝统治后的一部分,桃花石可汗钱币才退出了历史舞台。

四、清政府统一新疆后开始铸造红钱,新疆红钱见证清朝统一新疆的历史。

乾隆二十五年(1760年),清政府行使全国统一的钱币,1760年,叶尔羌开始铸造新疆第一批圆形方孔红钱“乾隆通宝”。


(乾隆通宝红钱)

当时北疆通行内地制钱,南疆则将原来通行的货币改铸为与内地制钱形式一致的红钱“乾隆通宝”。红钱的铸造发行,是清政府为了巩固国家统一和加强统治,在天山南部实行的重要措施之一。这种红钱使用新疆的红铜为原料,由于纯度高,钱币整体呈红色,温润如玉。钱自清代乾隆时期开始,经嘉庆、道光、咸丰、同治、光绪,到宣统时期都铸造过。当时,清朝政府在新疆的叶尔美设立有叶尔羌铸钱局,在新疆的阿克苏成立了阿克苏铸钱局。1766年,阿克苏铸钱局迁至乌什,新疆又设立有乌什铸钱局。因铸钱局所铸造的红钱红铜含量极高,在当时新疆红钱与内地制钱的兑换比值甚至达到了1:5,即1枚红钱可以兑换内地5枚制钱,足见其珍贵程度。

五、新疆银元是中国最早的“龙洋”,银元种类款式繁多。



纵观新疆银币,品种繁多,有着鲜明的地方特点和浓郁的民族特色,是东、西方货币文化的结晶。新疆的'龙洋'实际上是中国最早的'龙洋',它比宝广局(即当时的广东铸钱局)和张之洞的'龙洋'要早4个月。”此后,新疆还采用了从德国引进的铸币机器,于1909年,在迪化(现乌鲁木齐)的宝迪铸钱局,阿克苏的阿克苏铸钱局等几个主要的铸造点,铸造起了真正的“龙洋”,一直铸造到1949年。有喀什造、喀什道、喀造、阿造、饷银、迪化银元局等等众多款式品种。

六、新疆铜圆新省光绪元宝是新疆最早铸造的铜圆,也是中国最后铸造的光绪元宝铜圆。


(新省光绪元宝市银一分五厘)

新疆的铜元与新疆的省票、红钱票一样有着有着光荣的历史。新省光绪元宝市银一分五厘铜圆铸造于光绪三十三、三十四年间(1907-1908)。这一时期,铜价高涨,新疆各铸钱局因红铜匮乏而先后停铸。因铸造铜圆能获厚利,新疆遂效法内地铸造铜圆,这就是新省光绪元宝铜圆。新省光绪元宝铜圆是新疆最早铸造的铜圆,也是中国最后铸造的光绪元宝铜圆,因为内地自光绪三十年以后,铜圆一律改为“大清铜币”,不再叫“光绪元宝”了,这枚新省光绪元宝铜圆就成了光绪元宝铜圆的“关门币”。而且它身兼两个“最”:新疆铸造最早的铜圆和全国铸造最晚的光绪元宝铜圆。



纵观新疆古钱币的历史,我们发现新疆的古钱币是祖国钱币文化的瑰宝。自汉代以来,新疆古钱币串起的不仅仅是新疆自古以来的整个历史脉络。一枚枚历史悠久的古钱币,更成为了现代人研究新疆政治、经济、文化的重要依据:从公元前60年起,新疆就已正式列入我国的版图,各族人民共同开发、建设和保卫了祖国边疆;新疆自古以来就是多民族聚居的地区,各民族都对推动新疆历史的发展作出了自己的贡献;新疆历史上位居丝绸之路要冲,直至今日都在为东西方经济文化交流作出应有的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