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老师」

「大家都在搜」


和田地区出土汉佉二体钱(和田马钱)的主要古遗址


李海涛

2021-12-01/231




和田地区地处新疆南部塔里木盆地边缘,行政区所辖七县一市。

市区距首府乌鲁木齐一千五百多公里,南边是莽莽昆仑山,北面与号称世界第二的流动性沙漠塔克拉玛干(维吾尔语进去出不来的地方)大沙漠毗邻,干旱缺水,年降水稀少,自然环境恶劣。



和田古代文化遗址很多,主要分布在尼雅河流域(民丰县附近)、克里雅河流域(于田县附近)、策勒河流域(策勒县附近)、和田河流域(和田市、洛浦县附近)和桑珠河流域(皮山县附近)这五个区域。和田河流域是古于闽国的腹心地带,古文化遗址最多,据统计,和田地区古文化遗址有一百多处,其中自治区级文物保护单位十处,县级文物保护单位二十二处。出土和发现马钱的古遗址主要是以下两处:

(一)和田县

由于地理、历史和行政规划原因,和田县有县无城,所有机构均设置在和田市区内,管辖的乡、镇、村都在和田市区周边,最远距离百十公里。有自治区级的文物保护单位2个,县级文物保护单位6个,其他古遗址4个。



和田县有两处著名自然景观,一处是“沙进人退”,由于环境恶化,严重缺水,土地沙化,流沙侵袭了部分居民住宅,房屋和田地被流沙掩埋覆盖,居民被迫撤离;



另一处是“人进沙退”,人类伟大的工程,积极改造自然,引水修田开荒造田,植树造林,把沙漠边缘区域改造成田地,扩大居住面积和条件。



约特干古遗址,属于和田县,位于和田市城西南十公里处。1866年尼亚孜阿奇木伯克统治和田时期,修渠灌溉约特干的田园而发现此遗址。此遗址的中心为绿树环绕的洼地,四周村落相连,陌陌相通。洼地长约一公里,宽仅半公里。保留遗址的文化层一般深三米左右。



出土文物主要有玉石、金叶子、金制佛像、陶制佛像和大量钱币。出土的钱币延续年代很长。最早的汉代五铢钱,王莽时期的货泉,“汉佉二体钱”,最晚年代的钱币是喀喇汗王朝时期的。1896年斯文赫定到约特干挖掘文物。斯坦因也从此处挖取大量古钱币,最多的是唐宋时期的钱币。



1900年10月15日,11月15日,1901年4月,斯坦因三次去约特干古遗址,购取和挖掘走了大批量文物,其中有大量汉法二体钱。约特干古遗址解放后被确定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二)洛浦县

洛浦县距离和田市22公里,与和田市相连,市县分界线就是著名的出产和田羊脂玉以及籽料的玉龙喀什河,有自治区级文物保护单位3个,县级文物保护单位2个,其他古遗址6个。阿克斯皮力古城,位于洛浦县城北十七公里的沙丘中。据察看估计全部城墙周长约七、八里。



古城墙大部分已被流沙埋没或被风蚀,现仅存留93.6米。此墙高5米,底宽2.5米,顶宽1.5米,顶端有垛口。古城原名已失传,因为用的白色粘土制成的土坯砌成,所以维吾尔语为“白城墙”,显然是后人加的名字。城周围有连绵数十平方公里的田渠痕迹,有古河道遗迹,有大面积的瓦砾碎片和烧结物的残迹。



出土文物钱币类有:五铢钱2件,货泉2件,汉文于阗文小铜钱1件,剪轮五铢钱1件,喀喇汗王朝铜钱4件,最难得的是1929年黄文弼教授在此发现一枚“和田马钱”(汉佉二体钱),当时是我国仅存的一枚。斯坦因也在此获得过一枚马钱,但型号与此款不同。



出土的器物类有:单耳红陶罐1件,红陶小象1件,红陶小猴5件,红陶人物残片6件,红陶纺轮6件,骨雕小狮1件,金小铜象1件,铜匕首2件契丹文小铜印1件。古城墙上坯背面都刻有像文字一样的各种刻纹,这种符号约二十多种。这种符号体势形状与祛卢文字母,婆罗迷文字母颇相似。该遗址建成的最早年限可能是在于闻国建之初,即公元前242年前后,废弃年代可能是在宋代,但是都无可靠的断代史政。



1901年、1906年斯坦因来此挖走一批文物,1929年黄文弼教授来此考察后留下详细记载,1957年被确定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纵观和田地区的一百多处文物遗址,出土汉佉二体钱的地方不过仅此两处。和田县的约特干古遗址位于和田市区不远处,洛浦县距离和田市也不过22公里;和田市东面有5个县(自东向西分别是民丰县、于田县、策勒县、洛浦县、和田县),西面有2个县(自东向西分别是墨玉县、皮山县),西面最远的皮山县(距和田市约180公里)与喀什地区相毗邻,皮山县有自治区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个,县级文物单位5个,其他古遗址5个,自1929年以来,这些遗址中并未出土发现汉佉二体钱。



研究者根据大英博物馆藏的所有汉佉二体钱(和田马钱)和黄文弼教授发现的马钱,结合磨损程度和特点,判定所有马钱都不是出自窖藏,而是从被风沙掩埋的至少一千年古遗址中采集得来,由此看出马钱本身的使用区域范围和实际数量都是非常有限和稀少的。

回望环境,塔克拉玛干沙漠数千万年黄沙漫漫,随着环境日益恶劣,古丝绸之路和诸多古国从文明到败落消亡,和田马钱经历了风霜雪雨的洗礼和恶劣气候的侵蚀;回顾历史,和田河流域经过数千年的朝代更迭和数不清的战火纷飞,随着时代变迁和田马钱在短短百年内历经了制造、流通以及承担着重要的兑换作用,直至其完成历史使命后神秘消失,其过程无不跌岩起伏。和田马钱能被黄沙掩埋千年后出土,流传下来并保留至今真的堪称古钱币界的奇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