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老师」

「大家都在搜」


“汪骏成”谈古代“臣字款”绘画


首博文物 (天津)汪骏成

2022-08-12/43

前言:在流传下来的众多古代绘画中,有一部分作品落款姓名前署名有一个“臣”字,这就是我们习惯它称之为“臣字款”的绘画。这部分作品数量不少,但传世并不很广。

“汪骏成”书画鉴定专家、收藏家

下面就(国家级书画鉴定专家、首博文物艺术品鉴定评估中心总经理“汪骏成”)通过对市场调研、考察了解的情况和对“臣字款”画作研究的成果分享给大家。



赵孟(万寿曲)故宫博物院藏

赵孟(万寿曲)故宫博物院藏

画家在落款署名前“臣”字并不是始于清朝(好多鉴定人员误以为是始于清代)就目前我所见到的最早为宋代,如李公麟《临韦偃牧放图》款识为“臣李公麟奉敕摹韦偃牧放图”;梁师闵《芦汀密雪图》款识为“芦汀密雪”。臣梁师闵画。“南宋宫廷画院的,马远、夏圭、马麟”等人的作品上也有署名“臣”字的。这是在封建时代画家为表示该作品系专为皇帝效劳而作,才特意书写的,他们当中有的是为皇帝作画的画家,有的是奉命作画的官员,宋代画院中署“臣”字的作品不多,可见这种署款方式尚不普遍,也不严格。



宋 李公麟(临韦偃牧放图)故宫博物院

李公麟(临韦偃牧放图)故宫博物院藏


宋梁师闵 《芦汀密雪图》故宫博物院藏

到了清朝这一署款方式才大量出现,并且形成固定的格式,所有为皇帝而画的作品上均署有“臣”字,无疑例外。格式如“臣允禧恭画”,“臣丁观鹏奉敕恭绘”“臣唐岱恭绘”等。从流传下来的绘画作品实物看,清代“臣字款”画有以下几种情况。



清郎世宁《花鸟》故宫博物院藏

一、宗室画。皇族成员称为宗室。宗室中不乏善画者,他们在宫中或在宫外为皇帝作画,署款时也冠以“臣”字。他们和皇帝虽然在血统上或是弟兄,或是子侄,但在封建君臣关系上,皇帝是君,其他人则是臣,所以画上也按此规定署款。

二、大臣画。康、雍、乾三朝均有很多大臣能书善画,他们是在各部中任职的有品级官员,地位高,他们因皇帝喜欢而奉命作画,或为取悦皇帝而作画,这些作品也均署“臣”字。如,王原祁、蒋延锡、邹一桂、董邦达等作画只是他们业余爱好,这些大臣并不是在宫廷内供职的职业画家。

三、民间画。一些没有任何官职的民间画家,在皇帝巡视各地时,向皇帝进献的画上,也都在自己的姓名前冠以“臣”字。

四、宫廷画。在宫廷中作画的职业画家为皇帝和宫廷而画的作品,这些画家是通过民间严格的考试征召和推荐进入宫廷,他们和宋朝及明朝的宫廷画家不同,没有专门的称谓而统称画画人。清朝“臣字款”画的情况不外以上画种。虽然署款格式上是相同的,但作画者地位悬殊,身份各异,不能将他们简单、笼统地视为宫廷绘画。

在一些美术史或绘画史著作中虽然也注意到了“臣字款”的区别,但是混为一谈,让人产生误解。即认为凡是“臣字款”画都是宫廷画,作者都是宫廷画家,这种看法其实是错误的。清宫中的职业画家,大都是来自民间,他们都是由朝臣,地方官员士流,或官员推荐,或由师徒父子关系世代相承在宫中供职,作品的面貌都较工整细致,色彩鲜艳,带有浓郁的富贵气息。



讲到这我重点说天津博物馆有一幅北宋范宽《雪景寒林图》轴 图中树干上有“臣范宽制”款一行。但范宽和宫廷并无关系,姓名前没有署“臣”字道理,且款识的墨色与画作上墨色略有差别,有专家学者怀疑此款为后添款导致争议质疑声不断。

总结:清朝“臣字款”作品不一定都是宫廷画家,而宫廷画家为皇帝和宫廷所画的作品上必署“臣”字。清朝“臣字款”绘画作品虽然流传不多,但也出现了不少伪作,值得注意的是近些年来北京地安门(俗称后门造)一带伪造的假画就是以清代“臣字款”画为主。而且数量庞大流传于全国各个古玩市场和拍卖会上,画上钤有伪制的清宫收藏印玺,仿造了很多宫廷画家作品,这类伪制艺术水平低下,所钤印玺部位不对,装裱亦粗劣。